当前位置:主页 > 幼儿园花艺 >
资讯 推倒设计与教育的隔墙建起有温度的幼儿园
发布日期:2019-11-09
实用、舒适、安全、教化心智……一座幼儿园,常常被家长、老师乃至全社会给予了这些美好的期待,但真正打造这样的幼儿园,却并不止是需要资金、物料,更需要来自不同领域的思维碰撞。在灵犀上海教育考察的尾声,《灵犀空间》创始人廖晶在观化启蒙园主持了「推倒隔墙,让设计师和园长面对面」讨论会,希望让教育者和设计师共同探讨,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如何打造出一座更理想的幼儿园   台湾辅仁大学教育领导与发展硕士,1996年创办私立爱儿群托儿所。2000年创办私立爱儿群幼儿园。2006年协助规划设计爱儿群分校——格林国际幼儿园。2012年成立台北娃娃家蒙台梭利幼儿园。武汉爱儿群武汉卡梅尔幼儿园园长   上海观化启蒙园联合创始人 首席品牌官,曾任上海孩子通教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总监,2015年起创办上海观化启蒙园,负责教育品牌创设,养育体系构建的工作,先后参与了上海市幼儿发展评价系统的推广执行项目,为数百所园所培训观察记录评价系统的工作   日恩教育创办人,日心设计共同创办人,台湾爱儿群幼儿园总监暨董事。于2018年受观化教育委託规划上海观化启蒙园的整体教学体系与空间环境,并担任园长。观化启蒙园是一所0~3岁的学前教育机构,希望带给孩子的教育是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日恩教育所提倡的「有感教育」,有感教育的定义是课程活动能够与孩子的生活经验连结并且是能够触动孩子的内心,Micki老师认为这样的教育才能够真正启发孩子的身心智,达到学前教育的启蒙目的   1999年哈佛大学建筑学硕士,1994年深圳大学建筑学工学士。2004年在上海创办山水秀建筑事务所。山水秀的建筑作品受到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近期作品包括:朱家角人文艺术馆、东来书店、连岛大沙湾海滨浴场、胜利街居委会、金陶村活动室、青松外苑、万科假日风景社区中心、晨兴广场写字楼、新虹桥快捷假日酒店、上海包玉刚中学、嘉定大裕艺术村等   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曾工作于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现任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项目建筑师,技术副总监。参与设计嘉定新城幼儿园,华住集团上海总部等项目   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北京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北京广宇空间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利晶艺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唯一一家专注教育设计的媒体《灵犀空间》的创始人,《灵犀CONSONANCE》微信公众号创始人,公共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幼儿园空间设计标准编制组组长,全国高校艺术教育专家联盟委员会委员   孩子和成人的身高、体重不同,造成了客观的设计尺度差异,但设计幼儿园时,建筑师考虑到的差异远不止于此   「孩子和成人对空间的心灵需求是不一样的。」山水秀设计公司创始人祝晓峰说。他认为,成人的身心已经被之前的教育固化,因此对空间的需求是约定俗成的,但孩子对空间还没有建立起固有的模式,因此孩子的空间就是他们建立经验的教材。 祝晓峰在讨论会上提到,幼儿园不能仅仅是标准化地安排空间功能,而需要让空间能够教育孩子的心智,获得幸福、快乐的感受。「从全球范围来看,幼儿园不是‘家’这样由地产商根据售房逻辑设计的空间,它是一个相对来说有更多可能的场所。所以我们经常说幼儿园是做建构,这些材料、结构在幼儿园里,是让孩子不断接触,这可能需要4、5天的时间,才能慢慢触发某种体验。」   在大舍设计公司设计师王舒轶看来,孩子和成人的区别,源于孩子和成人体验空间的方式不同。「成人是用眼睛体验这个空间的,小孩子是用整个身体去体验这个空间的。另外,小孩子在行为上也和成人不一样,会探索空间的各种可能性。所以在空间设计的时候,我们应该给孩子提供这些探索的可能性。」她举例解释说,在幼儿园的室内外设计中,引入斜坡是一个比较好的做法,因为对于孩子而言平地和坡地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这种差异能够激发孩子的活动,使他们的运动能力得到加强。打造开放、连通、灵活多变的空间,会让孩子更加喜爱   从教育者的角度,观化启蒙园外方园长、日恩教育创始人Micki老师i认为,孩子和成人最大的差异点是想象力极为丰富、心智还未开发。「比方说,我的女儿把面条掉在桌子上面,然后她看到面条的样子就对我说,妈妈这好像一个骆驼。」Michi老师说,「所以孩子对于很多的事物存在自己的想象,成人需要花很多时间去了解这种心智上的差异。」   如何让成人的教育者、建筑师理解孩子的空间?Micki老师认为,除了关注差异,还可以关注成人和孩子的共同点。她在讨论会上提出,爱和温暖是成人、孩子都需要获得的感觉,因此她更倾向于在幼儿园中提供孩子、成人都喜欢的空间。例如教室里可以根据授课老师的喜好,布置花艺、绘画、厨具等元素,让老师和孩子共同参与。无论从空间设计的角度还是从教学的角度,这种做法都有利于孩子、成人发现彼此的差异,并带来更多感受和思考   作为从事幼儿教育超过30年的资深老师,爱儿群教育创始人May老师认为,幼儿园设计需要解决两类问题:儿童的需求、老师的需求   May老师在讨论中表示,自己曾遇到设身处地为孩子着想的设计师,但他们却忽略了幼儿园中其他的使用者。「比如,幼儿园老师最大的工伤就是腰伤。幼儿园老师工作的时候要搬东西,但做设计的时候,往往考虑的是例如餐厅怎么方便孩子吃饭,但没有想到老师的感受是什么,如何为老师考虑、帮助老师省力。」   May老师认为幼儿园应该更像是园中每个人的「第二个家」,不仅让孩子有品质、舒适地生活,也需要让其他使用者都拥有幸福感。她分享了来自芬兰的一个案例:最早芬兰不少幼儿园的桌子、椅子等家具,都是符合孩子使用的高度,然而随着教育设计理念进步,幼儿园逐渐改变了家具的高度,变为可以伸缩、能够同时符合孩子和成人使用的家具。「所以我现在会想清楚要在学校里给到孩子、给到老师什么元素,并会告诉设计师,我们生活在这里每天如何使用这个地方,毕竟只有空间被持续使用下去,我们这个幼儿园空间里的所有人才会有一种幸福感。」   而在儿童的需求方面,观化启蒙园联合创始人、首席品牌官张勤在讨论会上解释,儿童需求的细分程度可能超过很多设计师的想象。即使是学龄前的孩子,也需要细分成0-3、3-6两个年龄段,再根据他们不同的特性考虑需求,再解决不同的问题   「我们对于3到6的孩子,会更倾向于打造类似成人的建筑空间。」张勤表示,3-6岁的孩子需要一个真实、影响未来生活的环境,不一定要刻意过分保护,而是要让他们锻炼出「耐受性」,并且能够对接未来的成长。尽管很多幼儿园把餐厅设置在教室中,让孩子们在教室中吃饭、上课、玩耍,但张勤认为,3-6岁的孩子需要一个类似成人生活环境的餐厅空间,这不仅让孩子意识到现实社会中存在「餐厅」,也能够教育孩子学会用餐礼仪、规范, 而这都是幼儿园中餐厅空间能够发挥的意义   而对于0到3岁的孩子,张勤更强调「护理」。「我们需要让空间方便老师去护理孩子,这种护理甚至可以达到医疗级别。」张勤提出,低龄孩子需要的医疗级环境对灯光、材料要求极高,例如厕所需要去味、除菌,空间需要考虑孩子对光线等因素的敏感程度和受损可能,这在目前国内的幼儿园设计中仍是一个需要提高水平的部分   从设计师的角度,王舒轶认为,幼儿园园长和建筑师的确存在不同的思考角度和不同的语境。王舒轶表示,在平湖开发区中心幼儿园改建项目上,设计图队原本设计了很多孩子的玩乐空间、功能教室、特殊活动空间,为园长汇报时,漂亮的效果图也得到了园长的首肯。然而,由于双方没有在初期深度沟通空间的使用需求,这导致后期园长提出了很多具体的使用习惯,但设计团队此时已经出了施工图,很难进行修改   王舒轶总结自己的经验是,需要在早期和幼儿园园长沟通,并把沟通的问题细化,例如园长的管理方式、使用习惯、每天孩子的活动流线等等,绝不能仅仅向园长展示某块空间是什么功能。王舒轶说,「所以我们需要非常具体地沟通,这块空间和小孩子的具体活动有什么联系?联系是否紧密?这可能是建筑师、园长在刚开始做幼儿园设计的时候,就需要想到的。」   在讨论会上,幼儿园园长和建筑师在交流中共同感受到,很多幼儿园园长怀抱着一腔教育理想,却找不到和建筑师交流的方式,把自己的教育理念在学校中呈现,而建筑师提供的很多精彩想法,可能并不符合幼儿园中孩子、老师的生活习惯、使用方式。如果幼儿园园长、建筑师希望避免「好看不好用」的幼儿园,那么必须对每座幼儿园应该解决的问题尽早、具体沟通   便利、实用,是May老师最欣赏的幼儿园设计。她在讨论会上解释,很多设计师提供了新鲜的想法、概念,但是无法满足真正的需求   「比如我很不喜欢做功能教室。有的幼儿园很华丽,有很多功能教室,但孩子光是穿衣服、走到功能教室可能就要花20分钟,等到下一个班级再来使用功能教室,时间完全没法利用。」May老师说,她更倾向于让孩子马上使用、能够长时间逗留的空间。另外,她也曾遇到一次较为失败的户外游乐空间设计。尽管设计师提出了颇具雄心的设计方案,也模仿了国外知名幼儿园的案例,在操场上摆放柱子、做绳网给孩子攀爬,但在实际使用中,May老师发现孩子并不喜欢去这里玩耍,因为这个设计本身并不是从幼儿园孩子的玩乐习惯出发,而是把一个设计好的方案「塞」给孩子   避免噱头,也成为Micki老师评价幼儿园设计的关键标准。Micki老师认为,幼儿园设计最关键的就是体现如何带着孩子去生活,「一个人进入到空间的时候,这个人本身自然就会因为存在改变这个情境、改变这个氛围。」Micki老师说,「但有时候我看到过多的设计,其实那些设计都是包装,只是为了要让人家看到这个设计。这是我们必须要留意的,如果幼儿园过多地去追求这些很绚丽的设计的话,其实我们内心是永远不会真正得到满足的。」   讨论会上,建筑师针对园长们提出的实用、避免噱头,也提出了自己的反思和建议   王舒轶认为,设计师的确容易考虑做很多的装饰,或者思考如何打造有意思的空间,但可能到最后这样打造的幼儿园反而并不一定好用。她在幼儿园的设计中,更加看重的是品质过硬,同时留给使用者发挥的空间   「有的时候可能幼儿园是在使用的过程当中,慢慢地去发现某个地方如何打造,让小孩子很喜欢。」王舒轶说,相对于努力做「完满」,她开始选择不一样的思路:做减法。王舒轶在讨论会上表示,大舍更倾向于把控空间的硬指标,例如采光、通风,这种严格把关的硬指标可以为孩子们打造一个高品质的「背景」,然而如何在背景上作画,她将这个选择留给了幼儿园的孩子   「背景越干净,孩子们发挥的余地越大,毕竟他们才是幼儿园里的主角。」王舒轶解释,自己在毕业后参与了陈屹峰老师负责设计的项目嘉定新城实验幼儿园。在十年后,她再次回到当年设计的幼儿园时,发现幼儿园变得更加丰富了。图书馆有了孩子使用的痕迹,墙上多了孩子们亲手做的装饰,这些孩子们慢慢加入的细节,让幼儿园在十年后不仅没有陈旧,反而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这也是现实状态中需要思考的问题:找到弹性的空间。设计师可能只需要做到百分之七八十,还要再留一点空间。」 祝晓峰解释,弹性是他设计幼儿园时会着重考虑的标准。由于很多幼儿园设计后教育理念会有转变,幼儿园园长也会更换,因此仅仅聆听某一位投资人、某一位园长的意见,并不能打造真正合适的教育空间。祝晓峰分享了自己的设计经验,他表示自己曾经在一座幼儿园的设计中,考虑加上一圈窗户,仅保留北面的墙作为展览、上课使用,以达到最好的采光效果。然而,他通过幼儿园老师获知,小朋友们并不喜欢固定在某个地方上课,更喜欢在不同的角落更换。最终祝晓峰决定尊重孩子的行为习惯,重新梳理日照,有的教室设计了四面窗户,有的是一面窗户,有的甚至没有窗户,精心挑选的家具也可以随时更换,为幼儿园留下了重组的弹性   硬性的规范要求、个性的教育理念、不同的儿童天性、特殊的空间要求……每一条要求,都不可能由独立的个体实现,这也让设计高品质的幼儿园成为一项必须合力完成的任务。在讨论会上,园长和设计师通过交流不同的思考角度,也形成了干净、简约、尊重孩子的共同认知。在幼儿园的空间设计中,无论是设计理论还是教育理论,都需要从尊重孩子的原点出发。这一份初心,不仅是打造高品质幼儿园的必备条件,也是让教育与建筑共同合作、为孩子带来独特成长经历的真正秘诀

相关推荐:



上一篇:叮叮棋牌官网下载浓情九月 师情花艺——驻马店
下一篇:叮叮棋牌官方幼儿园花艺如油画质感的暗色调在

主页    |     学校概况    |     幼儿园游戏    |     幼儿园唱歌    |     幼儿园音乐    |     幼儿园花艺    |     幼儿园纸艺    |     幼儿园烘培    |     幼儿园绘画    |